当前位置:主页 > F派生活 >市道不景气、中央不拨款‧槟政府活动面临喊停 >

市道不景气、中央不拨款‧槟政府活动面临喊停

创始人
2020-07-08 阅读 747
市道不景气、中央不拨款‧槟政府活动面临喊停(槟城)市场景气差使赞助商自顾不暇,令缺少中央拨款,必须依赖企业赞助才能推动的州政府活动也面对经费危机。原拟3月掀开序幕的“週末青年夜”首当其冲,如果再拿不到赞助费,活动极可能未走先喊停。去年首推时因反应一般而暂停的“光大青年之夜”,经过州政府青年及体育委员会在吸取经验重新包装后,原定在3月28日移师到旧关仔角,以全新的面貌“週末青年夜”登场,以吸引青年参与。但是这项活动在临主办前却因为仍找不到赞助商,可能因为没有活动经费而胎死腹中。青年及体育、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王国慧表示,“週末青年夜”是“光大青年之夜”的变奏延续,活动以乐队竞赛为主轴,配合青年创意手艺市集、动漫角色人物扮演(Cosplay)和街舞等,是设定青少年为目标的创意活动。她今日(週一,3月23日)接受《》访问时指出,委员会将活动定调为月际形式,原定每月的最后一週六(3月21日)举行,每场活动耗资约1万令吉打造。但筹委会至发出的赞助邀请均石沉大海,没获企业回应。“週末青年夜在1月就开始筹备。年初时多家企业都已点头应允赞助,殊不知却遇到经济不景气,企业纷纷节流,没人愿赞助。”提供贩卖创意艺品平台週末青年夜助失业者王国慧说,週末青年夜原本除了让青年可以参与活动外,也是要扶助失业青年,让他们可以在现场贩卖创意手工艺品,让自雇的“Soho”族或具创意天份毕业生,现场出售创意手艺品,提供发展事业的平台。她表示,许多青少年都醉心音乐创作,瞒着父母参与地下乐团。为让地下活动摊在阳光下,青年夜才将乐队竞赛作为主活动。目前,已有60队报名参加比赛。“当晚活动本预定晚上6时开始至11时,比赛要设淘汰赛、初赛到决赛环节,进行数月製造紧张气氛,可惜如没有赞助,活动可能只举办一次就无疾而终。”她呼吁以青少年为市场目标的企业“拔刀相助”,主动联繫州政府积极赞助活动进行。委员会将让赞助商现场设摊,打造公司品牌形象同时,推广公司产品。经济不景作为藉口中央青体部拒拨款面对苦心策划的“週末青年夜”可能办不成,王国慧无奈表示都是钱不够用之祸,加上中央青年及体育部拒绝拨款,寻找企业赞助已成州际活动的唯一出路。她表示,自去年308当选以来,青年及体育委员会便被中央“切割”,不但不被受邀出席中央政府举办的青年活动,就连委员会去信申请活动拨款也被拒,委员会主催的活动只能自求多福。她指出,中央青年及体育在去年的回函中,以“延后批准”为由推拒拨款申请。今年则以经济不景作理据,反正年年都有一藉口,每次都将委员会拒于门外。“青年及体育部长拿督依斯迈沙比里则直接告诉我们,中央会直接拨款给非政府的青年组织,我们无需操心过问。”她说,中央青年及体育部将拨款汇给直接受中央管辖的槟州青年体育理事会,全槟280个注册的青年及体团体,可直接前往申请3000令吉活动基金。有团体私下反映,理事会要求接受经援团体往后不可出席州际活动,也不能邀请州代表例席活动。她表示,州政府除在青年及体育领域被“围堵”外,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领域,也被中央由拿督黄燕燕掌舵的相关部门“封路”,去年至今未获得一分钱拨款。她指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同样去信予黄燕燕申请拨款,但两年来都不得回应,连回函也欠奉。去年本身致电予黄燕燕助手以约拜会时间时,对方回说“部长没时间,不得空”。她说,州政府上台一年所办所有妇女活动,都由州拨款和非政府组织支助办成,中央从未施加经援。中央妇女部的拨款悉数交由州妇女理事会(HAWA)负责,HAWA不受州约束管理。她表示,州政府每年给予本身掌权的青年及体育、家庭、妇女和社会发展两大委员会的拨款预算是16万1070令吉,有关预算是全年的所有活动经费。“我的两个委员会活动全年不曾中断,无论是妇女的还青年及体育。所以没有赞助商怎行,一担水怎够10个和尚喝?”中央与槟州组织断交另外,王国慧也指出,隶属中央青年及体育部管辖的槟州青年体育理事会(Jabatan Belia Sukan)1月时已正式致函槟青年及体育委员会,表明不会委代表出席委员会每月例常会议,双方正式“断交”,不相往来。她说,本身与首长林冠英早在去年时,已被槟青年体育理事会排除在外,不获参与会议。今年1月时,理事会也来函表示,不再派代表出席委员会每月一次的例常会议,一州分两家,青年体育活动大家各自办。【热点新闻:全球金融风暴】‧2009.03.23